江城部分中小学“上天入地”打造学生活动空间

开在地下的篮球馆、阅览室,“长”在楼顶的足球场、网球场……日前,极目新闻记者探访武汉市多所中小学发现,为了保障学生活动空间,破解用地紧张难题,不少学校纵向拓展空间,让校园设施“上天入地”。

极目新闻记者采访发现,有一定历史的老校,都倾向于改造楼顶做活动空间。“因为别的地方都塞满了,哪怕错峰搞活动都有限度,只有楼顶是未开发的大块空地。”一位校长笑着说。

武汉市硚口区新合村小学尝试得比较早,该校位于中心城区,是传统足球强校,曾走出郑斌、雷腾龙等52名国脚,被誉为武汉“国脚的摇篮”。该校占地面积仅6600平方米,只有一块人工草坪足球场,1000多名在校生缺少运动场地。2014年,学校开始规划屋顶足球场,并请来有丰富的改造学校楼顶经验的广东工程师实地勘测,最终定于在综合楼和新教学楼楼顶修建足球场。工程中最麻烦的部分是屋顶消防管道的改道工作,为保证楼顶地面的平整和的安全,学校把管道改到四楼的楼道里。2015年,这两个共700平方米的屋顶足球场陆续投入使用。

楼顶足球场成为了一、二年级学生进行足球训练和全校学生进行体育课体能训练的场所。极目新闻记者在校看到,这两个足球场都建在四楼楼顶,四周安装了防护板,屋顶也有一张大网,确保足球不会飞出楼顶。“在楼顶踢球,不受外界干扰,低年级的孩子能更好的集中注意力。”新合村小学德育主任汪建宏介绍,改建前,学校充分考虑了承重、噪音、共振、渗水等诸多问题,并和广东专家一起对教学楼的房屋结构、建筑材料等进行了研究和测算,屋顶除增铺了防水层外,还在草坪下铺了专门的可透水软垫,除了解决排水问题,还能隔防噪音。

楼顶球赛正酣,楼下书声琅琅,这样的画面已成为新合村小学的常态。近几年,来自内蒙古、新疆、江西等地的校长、老师们都曾来观摩过这里的屋顶足球场。“目前,我校24个班均有足球队,每学期都会开展班级足球联赛,楼顶足球场也是赛场之一,虽然规格不如标准球场,但我们基于场地环境、学生的年龄和技术水平,通过简化球赛规则,主要开展三人制、四人制比赛等,来提升孩子们在楼顶玩球的乐趣。”汪建宏说,学校还从瑞典引进了最先进的“运动影像摄录技术分析系统”,帮孩子们进行球赛技术分析。

在武汉市光谷第四小学,也有一个位于五层楼顶的网球场。该校网球社团指导老师朱毅杰说,学校有50多年历史,此前是工厂附属小学,面积不大,还不到9000平方米。之前,这个楼顶被学校管乐团做排练场用,大约在2015年,乐团有了排练教室,他便赶紧争取了来,成为网球社团的训练场地。“之前这里就做了防水,铺了塑料草皮,我们改造起来还蛮容易的,加了四周三四米高的防护网,一两天就搞定了万博体育app。”朱毅杰说,孩子们以前都是“打游击”训练,如今有了固定场地,高兴坏了。

因为靠近东湖、位于风口,这个场地没有加装网状屋顶,虽然球极少飞出,但网球社团仍设了规矩:只能用无气压软球,只能向东挥拍,这样就算球落出,也只会掉到学校几乎无人经过的小花园里,不会伤人。但从这个简陋的网球场里,却走出了多位武汉市青少年网球比赛的冠军,如刚刚在武汉市第十一届运动会暨青少年体育类少年儿童组网球比赛中蝉联女子乙组单双打双料冠军的该校604班学生岳伊晨。“我是四小网球社团的首批学员,在初中时拿过市赛甲组第一名。现在回想起来,小时候在楼顶训练,条件虽不怎么样,却激发了我对网球的兴趣。”现为华科附中高一学生的罗京说。

武昌区白鹭街小学今年也改建了楼顶,在教学楼七楼新建了约500平方米的室内体育馆。记者现场看到,整个室内运动馆呈“L”型,左边是长约30米的田径跑道,右边是羽毛球场地和乒乓球桌,最前段则是毽球场。校长张洁慧说,这里原本是顶楼空闲场地,今年学校加装了天花板,把其中近500平米改造成了运动场所,二期还将把近400平方米的楼顶空地改建为阳光房形式的空中农场,学科融合、劳动教育将在此开展。

“以前,下雨时我们只能到报告厅里练,但又怕碰坏东西,现在好了,怎么练都不怕。”该校毽球队队员彭旭翔说。

如果说向天发展是老城区老学校的无奈之举,那么近年来武汉多所新建中小学,则是有意识地向地下发展。

10月15日下午,武汉市江汉区一初学苑在学校体育馆里举行了初一年级趣味运动会。室外阴雨绵绵,学生们玩得更开心了。

记者注意到,这座体育馆其实在这所今年9月新投用的九年一贯制学校的地下,准确地说,它位于负一楼。“学校地下整体建筑面积11673.52平方米,其中地下教学功能利用面积5990.6平方米,停车和设备区域是5682.92平方米,共两层楼高,上面是连接两栋教学楼的连廊。在体育馆的隔壁是现代化的阅览室、多功能报告厅、形体房、乐器练习室、科学探究室、学校停车场等。”该校副校长涂爱玲说,多功能报告厅可容纳432人同时举行会议,乐器练习室将有4架钢琴,美术室也将摆满学生作画的画架……“下个月,这些功能室将正式投入使用。”

据介绍,每天下午五点,篮球队的5名特长生都会到篮球馆进行训练;有雨时,学校的体育课也会被调整到篮球馆里上。最难得的是,这些场所虽建在“地下”,却通过下沉式广场的设计,让它们几乎都配置上了大窗户,有较好的采光和通风效果,师生从里往外看,还能看到蓝天和绿植,这极大地减轻了人在地下空间的压抑感。

武汉市江汉区一初学苑的地下建筑,位于下沉式广场中,其上就是两座教学楼间的连廊

此外,学校篮球馆还有个隐藏功能——其球篮、球框都能自动伸缩,当它们被缩进去后,场馆就能当演播礼堂用,为此,墙上早已配备了大屏幕。

该校设计师、武汉建工科研设计有限公司工程师张勇说,在学校地下建设多元空间,主要是为了应对在城市大力发展过程中校园可利用空间紧张的问题。通过集约化设计,可以实现对土地的高效利用,提高单位面积的使用强度和产出效益。为此,在前期对地质状况、地理环境和远期城市地下规划做好了解,对周边的建筑做好合理退让的基础上,设计者需要和教育局、校方要做好深入沟通,合理规划学校的功能布局,将采光要求较低、声音影响较大的专业教室、公共用房或设备用房和一些运动场地设置在地下,以在地面上留出更多空间,节约土地成本。

除了在寸土寸金的江汉区,在武汉市的中心城区硚口区,这样的尝试也在进行。该区教育局基建维修管理站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目前正在原地扩建的武汉市第十七初级中学,已把地下篮球场的修建列入规划。该校位于市中心,学生活动面积有限。未来,这里将建成集篮球场、停车场和活动中心为一体的复合型地下空间,面积约为5000平方米。

武汉市教科院有关专家表示,合理利用有限资源、通过各种方式拓宽学生的活动面积的方式值得推广,前提是要质量过硬、安全措施完备。“在韩国、日本的一些城市里,就有不少学校开辟出楼顶操场,他们的安全管理很到位。”专家提醒,同时,新建学校在设计时就可考虑加强楼板荷载,方便今后改造活动空间。

本世纪初,我国出台了面向城乡制定的普适性学校建设标准。随着城市建设快速发展,居住密度越来越高,素质教育的要求日益增长,武汉市部分区开始因地制宜制定“新规”。2015年5月,武汉市江汉区教育局与华中科技大学建规学院联合成立课题组,多名教授和博士、硕士研究生组成研究团队,对全区所有中小学进行现场踏勘,最终拿出适合该区教育长远需求的集约《导则》。以《导则》为依托,江汉区的中小学校园建设在地面空间使用效率、地下空间利用、公共交往空间设置、教室使用面积、特色教育功能室、人车分流、社会共享理念等12个方面大大提标提质,创造性地挖潜地下空间,并将校园内空间与周边城市空间有机结合。

此后,武汉市江汉区新建中小学开始逐步具备以下特点:将校园地下尽可能地大开挖,形成地下室或半地下室,校园地上地下功能整合布局,体育场、廊道及心理咨询室、科学探索室、美术教室、舞蹈教室等功能室等被放入地下,上有连廊使建筑间联系更紧密,廊道、架空层以及下沉庭院体系和阳光、绿意及流动的空气等,构建更多学习空间。新能源、新材料、智能化管理等被大量使用。2018年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该区建成、在建、拟建的10所校园中,地下空间占总建面的41.9%。